重阳全真集

重阳全真集序

    全真之教大矣哉!谓真者,至纯不杂,浩劫长存,一元之始祖,万殊之大宗也。上古之初,人有纯德,性若婴儿,不牧而自治,不化而自理,其居于于,自适自得,莫不康宁享寿,与道合其真也。降及后世,人性渐殊,道亡德丧,朴散纯离,情、酒、欲、殽蠧於中,愁、霜、悲、火魔于外,性随情动,情逐物移,散而不收,迷而弗返,天真尽耗,流浪死生,逐境随缘,万劫不复,可为长太息也。重阳悯化妙行真人,博通三教,洞晓百家,遇至人於甘河,得知友於东海,化三州之善士,结五社之良缘,行化度人,利生接物,闻其风者,咸敬惮之;杖屦所临,人如雾集;有求教言,来者不拒。诗章词曲,疏颂杂文得於自然,应酬即辨,大率诱人还醇返朴,静息虚凝,养亘初之灵物,见真如之妙性,识本来之面目,使复之於真常,归之於妙道也。或问真人者曰:人生天地间,虽曰最灵,亦属万物中之一物耳,孰能逃阴阳之数,孰能出造化之机,有始必有终,有生必有死,此自然之常理也,不禀异气,仙不可求;不契夙缘,道不可学。岂可苦身约己,如系影捕风,镂冰雕朽,为必不得之事,求难成功之效哉!真人喟然叹曰:长生妙理,人具仙林,孰不可求!有怠而弗成者显而至多,有勤而取验者,隐而甚少。世人以多见为信,以不见为疑,遂以仙事茫茫,为不可期也。试以物理验之,矿之锻炼可以为铁,铜之点化可以为金,鱼超吕梁可以为龙,雉入大水而化蜃;冰之易消者也,藏之可以度夏;草之易衰者也,覆之可以越冬;人能割爱去贪,守雌抱一,游心于恬淡,合炁于虚无,亦可以高举远致,蹑景登虚,逍遥乘禦寇之风,往来飞应真之锡,骑鲸而游沧海,跨凤而上青冥。千年化兮,如辽东之鹤;望日朝兮,若葉县之凫。与安期羡门之流,洪崖洞玄之属同列仙班,不为难矣。古今得道轻举者不可胜数,子谓无征,如聋者不闻有丝竹之音,瞽者不知有丹青之色,彼浅见謏闻,乌足以语道哉?问者屏息汗颜而退。真人开方便之门,示慈悲海,出人于炎炎火宅,提人于浩浩迷津。识性命之祖宗,和神气之子母,有无会于一致,空色泯于两忘,使入是门者,如南柯梦觉;由是路者,似中山之酒醒。返我之真无欠无余,復入于混成;归我之宗不坠不失,復同于太始。真一之性,湛然圆明,变化感通,无所而不适也。真人羽化之后,门人裒集遗文约千余篇,辞源浩博,旨意弘深,涵泳真风,包藏妙有,实修真之根柢,度人之梯航也。

    京兆道众聚财发椠,虽已印行,而东州奉道者,多以去版路遥,欲购斯文不易得也。长生刘公,教门标的,仙宗羽仪,为一代之师真,作四方之教主,谓全真之风起于西,兴于东,遍于中外,其教广矣,大矣!乃命曹瑱、来灵玉、徐守道、刘真一、梁通真、翟道清等化缘,特诣吾乡,求序于懌,以真人文集分为九卷载,开版印行,广传四方,俾后人得是集者,研穷其辞,如凿井见泥,去水不远;钻木见烟,知火必近;使人人早悟而速成,实仁者之用心也。噫!自古修真之士,或跌足寻师,而师不遇;或断臂问法,而法不知。至于皓首穷年,莫知所措,虚度一生,深可惜也。今全真文集散落人间,妙用玄机,昭然易见,学者宗之,大修则大验,小求则小得,士之志于道者,适遇斯时,何其幸也!

    大定戊申清明一日,宁海学正范懌德裕谨序。


重阳全真集卷之一

终南山重阳子王


七言律诗


结物外亲

一侄二子一山侗,连余五个一心雄。
六明齐伴天边月,七爽俱邀海上风。
真妙里头拈密妙,睛空上面蹑虚空。
东西南北皆圆转,到此方知处处通。

一弟一侄两个儿,和余五逸做修持。
结为物外真亲眷,摆脱尘中假合尸。
周匝种成清静景,递相传授紫灵芝。
山头并赴龙华会,我趁蓬莱先礼师。

先生于宁海,军装伴哥,街市乞化,背纸一大幅,上书此二诗以诱马钰同去乞觅。

圈眼王三乞觅时,被人呼作害风儿。
五般彩色于身见,一点灵光只自知。
贴观一牧八句字,指期须显七言诗。
长街两面诸豪富,不道蠶归是阿谁。

白为骸骨红为肌,红白装成假合尸。
昨日尽呼重阳子,今朝都看伴哥儿。
别躯异体皆非悟,换面更形总不知。
世上枉铺千载事,百年恰似转头时。

孙公求问

于身切莫论贤愚,好对三光认太初。
剔正四门通教化,弼端一性便开舒。
清凉境界逍遥住,闲暇光阴自在居。
夺得仙丹超造化,有余真乐证无余。

答战公问先释后道

释道从来是一家,两般形貌理无差。
识心见性全真觉,知汞通铅结善芽。
马子休令川拨棹,猿儿莫似浪淘沙。
慧灯放出腾霄外,照断繁云见彩霞。

吕公欲退吏求问

掌條行法每兢兢,恰似临渊履薄冰。
三迳好归投侍奉,一身从妙做清澄。
静中煆鍊开心月,得处光明放慧灯。
自有真师来度汝,玉峰山顶去升腾。

王公问五门

五蕴山头阐五门,气神交结碧桃浑。
决令见性灵兼慧,定是于真莹不昏。
外物青霄应久聚,空中朗月永长存。
表童捧出金丹妙,唯许元初自讨论。

马公问平等

往来须认定盘星,出人还应辨斗青。
见披过如余口过,愿人灵似我心灵。
自通天地神尤爽,得睹乌蟾性转馨。
便是修行真妙诀,若能依此达天庭。

张姑求问

九叶金花永展舒,八渠琼水任相于。
七门得得俱通达,四象明明总寂虚。
一粒神丹归正路,二条银线结元初。
光辉灿烂知分付,果证无余乐有余。

磨镜

磨镜真如磨我心,我心自照远还深。
鉴回名利真清净,显出虚无不委沉。
一片灵光开火道,万般莹彩出高岑。
教公认取玄玄宝,挂在明堂射古今。

和落花韵

不谋轻举望升飞,碧洞无劳闭玉扉。
久厌世情名与利,素嫌人世是和非。
须知谨谨修心地,何必区区衔道衣。
门外落花任风雨,不知谁肯悟希夷。

题红白牡丹

红白绞绡剪作团,青罗帐上稳排安。
清香远喷无差别,异质虽殊各正端。
尘世久遗三岛种,时人休作两般看。
我今折得同归去,步步云霞代彩鸾。

迟法师注道德经

遵隆太上五千言,大道无名妙不传。
一气包合天地髓,四时斡运岁辰玄。
五行方阐阴阳位,三耀初分造化权。
窈默昏冥非有说,自然秘密隐神仙。

刘仙求问

悟彻韶华六已通,能将一己会飘蓬。
闲闲不用焚香火,得得何须看教风。
好把灵明开远近,便令性曜出西东。
投真换假光辉至,步步莲花接上宫。

刑公问七十二岁修行可否


便如百岁未为迟,只在心中换过时。
今世不能全了达,来生应许做修持。
临行一点须搜正,收取三光亦复随。
只是投新遗旧舍,能除新舍得灵芝。

示学道人

修行只被巧心多,却把金钢唤阿矬。
外貌人前夸俊雅,内容目下愈蹉跎。
性中难以开金诀。真理焉能悟玉科。
枉把妻男空弃舍,将来罪业看如何。

赠柳蒋张夷仲

为受张良讲道经,便游胜景得清冷。
足穿水石通涟路,面瞰云山展画屏。
万户人家三鸟莹,百般花草一般馨。
我今回首公休怪,却趁中南碧洞庭。

春雨

一泽如膏贺太平,天垂荫佑洽民情。
行云作盖三光射,和气呈祥万汇生。
涤出慧心尤寂静,洗开道眼愈分明。
携筇便踏云霄路,请个清闲倒玉觥。

训愚鲁

学仙英俊喜逢遭,戆鲁应当苦煮熬。
开暗须吹心上火,发蒙难淬笑中刀。
如能省悟从余训,若肯归依是我曹。
吉吉吉人王总,无思无虑乐陶陶。

化造铁罐钱

若使于身灭黑烟,八都山上认三田。
静来便是归虚寂,闹处那由觅妙玄。
木上如求金上虎,水中须养火中莲。
诸公要识刀圭法,愿助王风铁罐钱。

题逍遥轩

逍遥逍遥这逍遥,笑煞松篁信任敲。
从此白云来洞口,不须绿化绕山腰。
溺江才子空嗟浊,投阁词人谩解嘲。
还识这般知这个,龟毛免角一齐抛。

杨公求问

七尺堂堂假合亲,衣餐恰恰比三人。
莫夸骨格寻常貌,便认金容丈六身,
觉悟西方通妙用,晓明东度结圆因。
化形千尺应无碍,好向凡间转法轮。

送军判弟求安乐法

欲求要乐禀良因,须是心开离垢尘。
闹里莫令萦损气,静中应许食全神。
自然认得三光秀,决定通和四序春。
外假莹明内真乐,凡人不觉做仙人。

上兄

同胞谁悟水中金,己卯壬辰各自寻。
顾我已归云水老,劝兄休起利名心。
恩山爱海何时彻,火宅凡笼每日侵。
莫为土坡牵惹住,蓬莱别有好高岑。

修行助饥寒者唯三事耳,乞觅上,行符中,设药下。空如此,无作用,亦未是。

乞觅行符设药人,将为三事是修真。
内无作用难调气,外有勤劳易损神。
不向本来寻密妙,更于何处觅元因。
此中搜得长春景,便是逍遥出六尘。

王公求放生

知公能作自身观,物命于人没两般。
只是形骸分别异,便令飞走复全完。
仁同山岳横恩岭,德洽江河注福湍。
阴理无差皆尽报,捧其仙寿在仙坛。

题麻真人观

躬参真圣望昆嵛,峦影岚光锁太虚。
秀气锐招闲客至,害风堪与彩云居。
黄金铸就真灵性,白玉装成旧始初。
休说终南山色好,神仙何处不如如。

问龙虎交媾

莫问龙儿与虎儿,心头一点是明师。
炁调神定呼交媾,心正精虔做煦熙。
平等常施为大道,净清不退得真慈。
般般显现圆光就,引领金丹采玉芝。

孙公问三教

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
悟彻便令知出入,晓明应许觉宽洪。
精神炁候谁能比,日月星辰自可同。
达理识文清净得,晴空上面观虚空。

任公问本性

如金如玉又如珠,兀兀腾腾五色铺。
万道光明俱未显,一团尘垢尽皆涂。
频频洗涤分圆相,细细磨揩现本初。
不灭不生闲朗耀,方知却得旧规模。

木鱼

无腹无心挂殿庭,个人敲击响珰玎。
种成因果能招饭,唤起僧尼使念经。
水难不容垂饵线,火灾犹未脱身形。
忽朝月夜清风至,吹断攀缘一任馨。

咏慵

自哂踈慵号可勤,梦中因笔记良因。
与人还礼宁开口,见饭怀饥不动唇。
纸袄麻衣长盖体,蓬头垢面永全真。
一眠九载方回转,由恐劳劳暗损神。



取像西风铸作形,空中悬起显身荣。
八十一下阳爻数,一百八敲阴德名。
遂使道家分子午,亦令释子辨虚盈。
傍人若肯长为力,便是能明自己声。

麦粥

蜜团云子白於霜,雅称清明别有香。
宝刃轻轻分玉片,银匙旋旋沥琼浆。
金童捧出瑤芳莹,仙客嚼开雪彩光。
五脏尽令更改正,从前永永得清凉。

鼓楼

黄昏拂晓角声哀,急鼓同祛疫疠灾。
水滴按时分刻正,铮鸣应点定更回。
百年光景宵宵逼,一世韶华夜夜催。
奉劝索诗人早悟,莫教耳内五更来。

姜公建钟楼

精蓝三宝实心依,结构重楼愿显明。
图使响音空外响,任教清韵世间清。
徧闻一颗真金吼,击动十方自己声。
大小尽能归仰处,总令一一证圆成。

问禅道者何

禅中见道总无能,道里通禅绝爱憎。
禅道两全为上士,道禅一得自真僧。
道情浓处澄还净,禅味何时净复澄。
咄了禅禅并道道,自然到彼便超升。

赴登州太守会青白堂

青白堂中一水泉,清灵澄湛又深渊。
源源滚处流无竭,泼泼来时润有缘。
窗外透光穿玉液,门飊撒影弄金莲。
馨香满室灵波聚,捧出明珠上碧天。

晓达

搜开本有自分明,放出真光灭尽情。
三宝决然攒正觉,一灵何虑不圆成。
得通妙用通澄湛,会认玄微认净清。
凡体化为云外客,长生路上步前程。

游兴庆池

信脚闲游兴庆池,元来只是这些儿。
两飜荷叶珍珠迸,风卷筠梢珮玉枝。
春绿夏宜红菡蓞,秋澄冬显碧琉璃。
琉璃清徹源流处,问著源流总不知。

掸门初洪润乞无相

修行须是辨西东,勘破凡躯物物同。
白雪岭头搜正觉,红霞山上弄虚空。
此般消息春光里,这个因缘月影中。
休泥庭前柏树子,自家真性是家凤。

老僧问生死

平生已得正摩诃,玉韵金声总处和。
正觉途中登逈岭,菩提路上出高坡。
慧灵俞达白莲果,真性还超祇树柯。
从此不生应不灭,定归般若与波罗。

善友问耕种助道

世间凡冗莫相於,清静精研礼念初。
慧照时时频剔拨,心田日日细耕锄。
增添福炷油休绝,勤剪烦苛草尽除。
登莹苗丰功行满,登苗携去献毗盧。

苏公求退吏清闲

人人若论识清闲,除是蓬莱第一仙。
无极云霞为伴侣,半空风月作因缘。
用通要到飘然到,使慧如迁即便迁。
公把凡躯仍脱了,请来此处话长年。



嬉游外景日相亲,每到中宵睡里真。
七魄乐随魔鬼转,三尸喜逐耗神津。
心猿紧缚无邪染,意马牢擒不夜巡。
四假身躯贩白昼,算来何异寐时人。

吕善友索金刚经偈

金刚四句首摩诃,其次须寻六字歌。
仗起慧刀开般若,能超彼岸证波罗。
识心见性通真正,知汞明铅类蜜多。
依得此中端的义,上腾碧落出娑婆。

于公求自幼不食五谷

此因只在玉京山,不必盘餐注貌颜。
养气每凭真水润,颐神长似白云闲。
行功盈满超中位,铅汞相投出此间。
直待外边滓秽尽,甚时光彩始回环。

问清闲

心中澄湛莫煎熬,性上恬然举慧刀。
挫碎红尘搜得得,劈开黑洞认陶陶。
穿峰明月为吾友,过岭孤云是我曹。
作伴为邻归去后,任游三岛访蟠桃。

人戏言欲盗脚引

幸中有幸遇乡侯,岂肯将余脚引偷。
你等不遭三毒苦,我咱已出九幽讎。
心如朗月天心运,性似清风道性流。
短引再蒙长引在,管教东海一灵周。

阎都监问长生

阎公忠显问长生,方是高楼打一更。
时刻分明全五气,甲庚颠倒鍊三彭。
愿求当日黄金器,须出今朝赤火坑。
认取蓬莱真正路,瑶台稳坐泛琼觥。

宋公问修行

剔正心灵事事通,便令生出玉花丛。
三田珍宝迎朝露,一粒丹砂衮晓风。
艳艳红辉还洁白,明明白曜复殷红。
自无实相虚应显,空里依空现本空。

修行

这个修行总不知,元来只是认真慈。
赤衣上士游山水,乌帽先生入火池。
白马嘶时金亦吼,青牛耕处玉无疵。
冲天柱地霞光照,笼罩翁婆最小儿。

大器修行不厌华,玲珑颠傻属吾家。
清风里面全真气,明月前头结宝砂。
常把旧容常点检,便将新相便拈拿。
一通掷在青宵上,透过虚空显象芽。

龙吟引起虎咆哮,雪浪兼风旋旋抛。
涤荡一灵添到莹,调和二气便相交。
乌龟行向海中戏,赤凤飞来顶上巢。
明月一轮光灿灿,玉峰高处照三茅。

自从一得见天真,今日方知旧日人。
离俗复为云外客,脱尘不作土中宾。
盖缘往昔擒朱汞,全是当初定水银。
一点灵明归静界,圆光里面转金轮。

玄关夺得不追寻,炼就重阳灭尽阴。
从此频添木上火,由斯再煮水中金。
万般神应还谁见,一个真灵只自钦。
聚则为形散为气,晴空来往永无心。

胎仙舞出做神仙,都为从来得正端。
何用丹田金虎绕,不须宝鼎玉龙盘。
叱回铅汞应清静,换过阴阳愈喜欢。
一段红云生岳顶,回光明朗照青鸾。

断云飞尽月光明,返照神舟傍岸行。
水火相逢开正路,木金间隔定长生。
黑铅赤汞分南北,白虎青龙换甲庚。
依此修持真了了,空中结就玉丝棚。

既然朗照绝搜寻,不必区区论浅深。
正坐的端通子午,回头又复见丁壬。
五般彩色频频步,一个玄机每每侵。
捉住虚空真妙景,应将此景作嘉音。

吸呼喘息妙非粗,养就从来一颗珠。
子母相随真彩结,气神攒聚异光殊。
倒颠交媾分机密,上下冲和得要枢。
好向深山最高处,怡然独放月轮孤。

从初更会捏风颠,撒向瑶池种玉莲。
生出一枝偏皎洁,拂开五叶各团圆。
昔能已见通玄妙,今则还知得自然。
既没四时催逼去,长春境上不排年。

修行须用九阳图,认得阳图事事苏。
智者便知超造化,愚人枉了下功夫。
得来勘破无中有,成后何如有若无。
无有有无无有相,有中无相达天衢。

能知下手免三涂,咄了从前这匹夫。
入火肯教成燲炽,渡河难以溺漂浮。
日中精艳长生莹,月里琼林永不枯。
此个大丹归物外,逍遥来往入虚无。

永学道人

虚夸修炼炼何曾?只向人前炫己能。
难晓懦门空怯士,不通释路却嫌僧。
色财丛里寻超越,酒肉林中觅举升。
在俗本来无一罪,盖缘学道万重增。

心中端正莫生邪,三教搜来做一家。
义理显时何有异,妙玄通后更无加。
般般物物俱休著,净净清清最好夸。
亘劫真人重出现,这回复得跨云霞。

果然慕道没牵缠,孤僻身躯独自眠。
静里静生唯得妙,闲中闲至决投玄。
恁时放肆知恬淡,度日清凉禀圣贤。
休望神仙休说了,教公自坐白花莲。

去年宁海军中坐,今岁文登县里行。
两过岁除寒复暖,二经年节暗还明。
这般颠倒谁同晓,此个阴阳我独精。
一两真金才出火,不须团打自圆成。

好相如知莫外持,心神便是汝真师。
古人公案须搜获,自己家风要骋驰。
细细得通前觉性,盈盈澄正旧慈悲。
慈悲清净俱双立,顿悟全无物物糜。

认得心花便害风,玲珑玄炒汞铅通。
三千内用千朝法,十载中传九转功。
彩艳万重铺洁白,明光一点吐殷红。
虚空返照虚空影,照出真空空不空。

几个同流会养躯,我今独自炫痴愚。
饥来粝饭长哺啜,寒后粗衣任盖铺。
诗句不能分密妙,心间难以认惺苏。
岂唯得得时须守,应是还他父母租。

一字至七字诗

咏茶

    茶,茶,瑶萼琼芽。生空慧,出虚华,清爽神气,招召云霞。正是吾心事,休言世味夸。一杯唯李白,兴七碗属卢仝家。金则独能烹玉蕊,便令传透放金花。

                                                         

    酒,酒,恶唇赃口。性多昏,神不秀,损败真元,消磨眉寿。半酣愁腑肠,大醉摧心首。于己唯恣,猖狂对人,更没渐忸。不知不饮永醒醒,无害无灾修九九。

                                                         

    色,色,多祸消福。损金精,伤玉液,推残气神,败坏仁德。会使三田空,能令五脏惑。亡殒一性灵明,绝尽四肢筋力。不如不做永绵绵,无害无灾长得得。

                                                       

    财,财,作孽为媒。唯买色,会招杯,更令德丧,便惹殃来。积成三界苦,难脱九幽灾。至使增家丰富,怎生得免轮回。不如不要常常乐,无害无灾每恢恢。

                                                       

    气,气,伤神损胃。聘猩狞,甚滋味,七窍仍前,二明若沸。道情勿能转,王法宁肯畏。斗胜各炫偻罗,争强转为乱费。不如不做好休休,无害无灾通贵贵。


七言长篇


咏酒

云朋霞友每相亲,滑辣清光养气神。
满坐谈开三教语,一杯传透四时春。
如知自在亭中景,便是逍遥物外身。
默默昏昏风作伴,冥冥窈窈月为邻。
异香旋旋虚空过,翠雾层层上下伸。
清静并无生爱念,醉来舞袖复寻真。

全真堂

堂名名号号全真,寂正逍遥子(仔)细陈。
岂用草茅遮雨露,亦非瓦屋度秋春。
一间闲舍应难得,四假凡躯是此因。
常盖常修安在地,任眠任宿不离身。
有时觉后尤宽大,每到醒来愈爱亲。
气血转流浑不漏,精神交结永无津。
慧灯内照通三曜,福注长生出六尘。
自晒堂中心火灭,何妨诸寇积柴薪。

吕公求指快

礼念焚香作福山,不千入道道中玄。
外边假合开中宝,里面真人认得贤。
处处无心为锻炼,家家有性现精研。
一条白线坚还洁,一粒金丹莹又鲜。
两路相随成曲调,双关共透显诗篇。
莲花出水腾颜色,叶叶分明是个仙。

文山程法师问内事

从来分得三光秀,扑入凡躯土底攒。
结性不能超造化,于身偏会做饥寒。
如通须是搜元有,要见还应只内观。
莫泥水升兼火降,体推虎绕与龙蟠。
神精气住超双阙,日月星旋做一团。
便是修行真捷径,碧霞里面衮金丸。

修行

下关牢固火能然【燃】,雅气无侵渐至坚。
一九住时添秀丽,二关通后得完全。
既能已结成初有,复透中间认始先。
直要真清真寂静,更令没染没萦牵。
须臾溉济同相见,顷刻冲和共自传。
稳坐明堂拈宝炷,复游金洞赴琼筵。
饥寒脱了堪来徃,生死捐除会倒颠。
有个青童持紫诏,请公永永伴神仙。

述怀

慧刀磨快劈迷蒙,剉碎家缘割己空。
火焰高焚端子午,水源深决润西东。
上中下正开心月,精气神全得祖风。
既见旧时亲面目,更无今日假英雄。
五重玉户光生彩,一粒金丹色变红。
自在真人归岳顶,手携芝草步莲宫。

茶言汤语是风哥,芝草闲谈果若何。
不可人前夸了了,须知物外笑呵呵。
赤龙搅海添离水,紫焰安炉养坎河。
木马还能从水虎,金翁须是取黄婆。
汞铅亘昔交加作,儿女今朝婴姹多。
坐客同归回首度,教君也得出高坡。

和付长老分茶

坐间总是神仙客,天上灵芝今日得。
采时惟我识根源,碾处无人知品格。
尘散琼瑶分外香,汤浇雪浪于中白。
清怀不论死生分,爽气每嫌天地窄。
七碗道情通旧因,一传禅味开心特。
荡涤方虚寂静真,从兹更没凡尘隔。

和玉长老古调

慧观缘空绝升沉,瑞气杳袅开遥岑。
此地常过三山客,往来相随九皋禽。
重楼清冷洒甘雨,洗涤自没凡尘侵。
神水撞透紫金窟,莹莹宝洞尤邃深。
洞前古柏青且绿,状若月中蟾部林。
树下问祖西来意,口不言答提裾襟。
既已彼此总明了,定中达达那搜寻。
无身无为亦无漏,勿论实腹并虚心。
教君一通晓这个,八脉婴儿缠锦衾。
有谁能令胎仙舞,唯我三叠鸣心琴。


五言律诗


早行

正做真闲客,前程道路通。
长途无晓暗,促步任西东。
谁识中宵月,独知半夜风。
为行平等会,不与名利同。

咏宁海军

宁海军中景,清虚道富豪。
依山知饮浅,近水觉居高。
善膳能滋味,仁人得遇遭。
回光通返照,相从吃蟠桃。

了了修行

慧刃空中举,光芒射太虚。
剿除马院箒,斩断水乡蕖。
兔死金花绽,雞宫玉蕊舒。
黄辉白耀显,此个是毗盧。

游香严院

钟韵知金吼,鱼音听木声。
火灵香炷引,水住宝瓶盛。
四事谁能悟,三乘教愈明。
达斯玄妙理,便是证圆成。

僧净师求修行

依旨念弥陀,清凉气候和。
要全三曜照,须认六波罗。
般若常令显,菩提每见多。
真如应得悟,欢喜出娑婆。

述怀

一个好门儿,关关善护持。
金童赍玉锁,玉女捧金匙。
闭后无人见,开来只自知。
常常扃与辟,出入紫灵芝。

要见菩提相,应当识蜜多。
结成三藏宝,显现六波罗。
物物无头脑。般般有脚窝。
介然通颖脱,玉液润金波。

气壮神清爽,心闲性逸安。
重楼传玉液,双阙【关】炼金丹。
了了通三道,圆圆做一团。
不无红焰迸,兼有紫光攒。

这个为根本,灵光要至诚。
搜穷物外景,灭尽世间情。
四序传中气,三光在上明。
如通颠倒法,何虑不圆成。

道在性长在,身愁心不愁。
黄芽遍地长,白雪满园收。
姹女尤欢嘉,婴儿最乐优。
刀圭第一法,此外更何求。

会步修行路,应先上宝台。
仰瞻超廓落,俯看免轮回。
清净真灵现,玲珑彗眼开。
须凭颠倒法,怎得倒颠来。


五言长篇


上登州知州

方面蓬莱路,朱旙喜色通。
车行行德雨,扇动动仁风。
前拥双旌贵,旁驰万骑雄。
栽棠齐召伯,阐化类文翁。
政治灵光显,言尊性理融。
位登槐府后,应与我心同。

述怀

功成王四父,风害第三孙。
瞥地回头处,认得自来惛。
擘开真道眼,跳出是非门。
已作空中客,那为地下魂。
名山三座总,好景四时温。
物物非非是,非非是勿论。

眼暗耳双聋,明声总不通。
劝伊休唱喏,举事便和问。
不去钦贤圣,何劳重害风。
般般俱是妄,物物尽皆空。
妻女千斤铁,儿孙万秤铜。
怎知投黑暗,尚自聘般红。
恶业常穿积,良因怎得蒙。
身边夸体段,心下若飘蓬。
几个知元本,何人忆祖宗。
肯忧归地府,曾话上天宫。
只会贪财色,无非灭视听。
如行平等意,走入五花丛。


藏头七言长篇


继赠王子容都院

此华宗字子容,风雅颂好相从。
端锦绣尘凡物,马猪羊世俗蟲。
是九条蠲出户,为三个赶离胸 。
生宝璧开心曜,迸丹丸壮肾宗。
祖若知通造化,神稍悟得和邕。
中莫恋超三境,底休寻上二峰。
举昆仑山顶现,闻林屋洞天封。
光返照元初路,下方堪击玉钟。





目录 卷二

此文由乐隐根据《道藏》录入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