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真人语录

先生曰:开辟已来至于今日,这人沉沦无有休期,此时正遇神仙出世,大道将兴,虽一概天民,争奈贤愚不等。贤者向道,愚者背道。向道而生,背道而死。心清意静,天堂之路;心慌意乱,地狱之门。试问诸公,上天堂好,入地狱好?虽然道之尊、德之贵,岂为迷愚说哉?若非今世道教兴,安得使清净天机漏泄于世,间取聪明上士。先生曰:人之修行,先须识取性命宗祖,然后真以保命。修行须存三、抱元、守一为初。存三者,乃是精炁神真三宝也;抱元者,抱守元阳真炁;守一者,守其一灵神也。神者,原本在心,心属南方丙丁火,心中有性,性属阳,肾者能生元阳真炁,炁属北方壬癸水,水为命,命属阴。以上说性命,明知下落,自古及今,人多不识性命,今日显扬于世。

先生曰:学道本来有三,一者一心在想,只在下丹田仙洞之内,莫放心意散乱,抱元阳真炁,便是长生真道本也,是出死入生之道,是阴阳造化仙炉也。这丹田内澄心定意,昏昏默默,绵绵不断,谨守三五年之间,自然丹炉鼎内,二炁相交温成一炁,造化成虚无,灵胎仙成器,心中神自灵,踊跃欢喜自歌自舞。大抵神得炁灵,炁得神清。阴符经云:圣功生焉,神明出焉,炁是神之母,神是炁之子。常使子母相守不离,自然日久神定,仙道成矣!二者既得,然后放四大,莫把捉,坦然修养,道炁自然,清清净净之中,神即上灵宫永作,目前更不回顾也。三者既得,神定炁和,应过天年也。放心坦荡,自在逍遥,无事清闲,乃是无极大道成也,清净到头。异日功成行满,玉皇诏上会作个无碍人,长生快乐也。

先生曰:学道修行,或活神不定,只是功夫未成,不计年限,且须抱守。吕真人云:莫言大道人难得,自是功夫不到头。

先生曰:夫修行施以不谨,功不勤而神不清,持久不负真行,心不劳而志不狂,精不亏而神不飞。

先生曰:嗟,见世间人寻师访道,不肯恭顺于人,只说俱能己胜。至于修行,又不肯勤谨慎忍,只凭口说,全无真功,亦不真紧修行,以见贫者,又无拯救之心。种种亏功失行,到使阴德有亏,于道有违。似此之徒,欲要成仙证道,甚远矣哉!如今略说道果之因,上天只秖佑真功,真行如大善德之人,自可感动天地。经云:皇天无亲,惟德是辅。若要真功者,须是澄心定意打叠精神,无动无作,真清真净,抱元守一,存神固炁,乃真功也。若要真行,须要修行蕴德,济贫拔苦,见人患难,常怀拯救之心。或化诱善人入道修行。所为之事,先人后己,与万物无私,乃真行也。

先生曰:若人修行养命,先须积行累功,有功无行道果难成,功行两全是谓真人。

先生曰:吾辈说与教门中人,须是大悟性理,深穷妙道,志在修行学仙。西升经云:除垢止念,净心守一,众垢除,万事毕。吾道之要也,此乃妙中无比也。凡有道,话往来,且照顾。润身中之宝,劝人向天之道,顺天之理,不得毁天谤地。若张渊子背口发狂,言归谈神中事,此乃得道之人也,但且包容不得其过。

先生曰:学道之人切须清净一身,不得杀生、饮酒、食肉、破戒、犯色,每欲包容万事,苦己饶人,弃绝嗔怒、悭贪,常行忍辱,俭约。见人患难,行拯苦之心;见人贫乏,必周急之好事;先人后己,待人谦上和下,以恩复仇,勿见人之过,勿语人之非。暗积阴德,不求人知,惟望天察,乃即真道人也。

先生曰:大道无方,微妙莫测,圣人体之为日用,百姓日用而不知,背道而丧真,动感死地,殊不知人在道中,如鱼在水中,鱼失水则死,人失道则亡。

先生曰:且见经典中言,意隐奥卒难晓解。今只以世俗之语开迷指悟,或有未明,更与后代之子孙处求教。倘能解意修行,即许再传弟子,保命修真,积庆天涯,救人疾疴为大行。若受斯文,则九祖灭罪,父母获福。吾之愿心普救病厄及生死之难,如将此语诳诸人,永入阴山万劫。

颂曰:

学道须凭铁汉,便把身心割判;
一口咬断无明,更不前思后算。


重阳祖师修仙了性秘诀:

夫全真者,是大道之清虚,无为潇洒之门户。乃纯正之家风,是重阳之活计。修仙之士,学道之流,慎勿狂游而参禅,且莫徒劳而问道。群居慎口累真功,独坐防心积实行,莫为小过而不除,休言微行而不积。心猿紧锁,意马牢擒,三逆散而神宁,六贼剿而意定。缓缓而抽添水火,微微而调息真功。清净寂寥而低下谦和,柔弱而炼心;恭敬于人而有益,般般勘破这行尸,物物休停除走骨。争奈人人舌辨以为能,个个刚强而为胜;无明火大而为尊,人我山高而独是;处众不取其下,闹处不取其静;欲处而神慌,动处而意乱。更有一等专持乞食度日,却言便是真修,如此是慵饶下鬼,愚顽不省之人,迷迷无端之蠢,切不如闻。早炼顽心,去假修真而了性,若执慧性而皆昏精,着心灯而忽暗,悭吝而难成大道,狠毒而怎悟玄真,妬贤嫉能而招愆,贪生怕死而造罪,书符货术而谩人,行药治病而图贿,狂恠道中之贼,喧呼众人之害,不悟妙诀而胡游,心意迷迷而狂走,受了十方善信供养而难消。若谨修而了真心,稍怠堕而沉地狱,得遇真师强寻。妙诀不许愚人得知,只要人人自悟,不用摇筋摆髓之功,亦没惑人采战之术。但会无为之初始,自觉神炁而冲和。自然丹炉而药就,显现灵砂而照照,明徹神光而燦燦,自见道德之祖宗,认是清闲之源本,乃性命之妙门,是脱神仙之模子,人人悟透此玄机,乃得长生而久视,不是惑言而说人,亦非邪术而诱你,酷告全真之高士,奉劝世上之迷徒,各各悟取害风言,人人同登于正教。如今说下修行之端的,能绝群迷之疑虑。伏望人人离俗以登真,一一断尘而得道,然愿一切众生皆登仙阙者矣!

答马师父十四问

第一问:如何是思神不测处,龙虎定相逢?
答曰:那一切虚寂便是。

第二问:如何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答曰:玄者父精,牝者母血也。元初各八两,合为一斤,一点元阳真炁,便是元本也。

第三问:如何是复命归根曰静?
答曰:只要心不逐物去,不染不着,心定意不散,神不昧,便是归根,若不此者,不得归根。

第四问:如何见性?
答曰:只要无心无念,不着一切物,澄澄湛湛,内外无事,乃是见性。

第五问:如何是应物不昧?
答曰:耳虽听、目虽视、口虽说,只要心不着也。

第六问:如何是天关地轴,如何得相守?
答曰:天关地轴亦是神炁二字,只要不着不染,心定乃炁定,心动则炁散,若心不动,则子母相守。

第七问:如何是出有入无三尺剑,长生不死一丸丹?
答曰:出有入无只是一炁。三尺剑,慧也。长生不死者,一灵真性也。一丸丹者,命也。只用清净无心,寻个净处坐去,更无甚么。

第八问:如何是调息?
答曰:非有作也,若得心中无事,炁息自调。但知调息,便是有着,调息者,只可不知见,不可着于口鼻,今日说与众师兄,别无甚么,只要心无事,寻个静处坐去。弟子只因心中无事,得入于大道,依此行去。

第九问:如何是达摩大师云提得虚空回面观?
答曰:虚空是一性,回头觑不昧也。

第十问:如何弟子晚年出家筋血衰败,愿师指教?
答曰:补去。

又问:如何是补?
答曰:只要头头无事,万缘都放下,六门不交行,只用一个主人,常少语,不着物。十二时中常不昧,减省睡眠,一时放下,便是补也。

第十一问:如何是铅汞?
答曰:铅是父精,汞是母血,亦是性命龙虎二字。

第十二问:处静之间,有一切念起,或更昏睡多,如何得念不起,昏睡少?
答曰:只是里头无物料,神炁微细,里头实有物,自然无念,不昏睡也。

第十三问:如何是天地不测处,鬼神不知处?
答曰:那更有甚么。

第十四问:如何是十二时中似一时?
答曰:不只十二时中似一时,乃至千万日,稍有不似一时,早是断灭也。

玄门杂宝十八问答

全真

夫全真者,合天心之道也。神不走、炁不散、精不漏。
三者俱备,五行都聚,四象安和,为之全真也。

诗曰:

常行祖师教,日用老君心;炼就真如性,岂不是全真。

稽首珍重

无表无里,内外真空,无极太始,通神护佑,太上家风,长生不朽,
无想无存,变化法界,七宝林中,重重轻轻,不摇不动,为之稽首珍重。

先生

无法先有我,辉辉不露形,古今无改变,岂不是先生。

道童

道童元与大道同,只因思世入凡笼;如今意在青霄外,万法无拘与道通。

蓬头

本是太上古家风,一法才通万法通;放下丝毫无垢染,自然一性合天公。



髻元是钟离留,昆仑顶上安日头,没人搞洗常山去,陆地从来放白牛。



一对星眼觑前后,万法收来腹内藏,内外玲珑无显迹,辉辉独显路堂堂。



落魄元初不计春,衣宽广大裹乾坤,隔断红尘不染体,任他寒暑不能侵。



春夏秋冬按四,包罗万象有谁知;酒色财气尘俗事,四件皆除绝是非。



独占昆仑顶上悬,圆光一道照无边;任他风雨并霜雪,一塔权为不漏天。



来往循环得几遭,颠猿劣马紧拴牢;万缕千丝俱放下,生死轮回决要逃。

遮袋

纵横三尺布,谁知造化工;此中超法界,包裹太虚空。



竖起顶天立地,横担日月山河,斡转乾坤骨髓,转动万象森罗。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为逃生死路,乞化度春秋。



步步随吾不记年,往来踏遍旧山川,从今不踏泥共水,一任双飞过碧天。

来去

来从大道来,去从本道去,来去不沾尘,当居清静处。

出家修行

一自离尘是出家,无为无作我生涯,若人问我修行诀,云散青天月自华。

日用

养性忘情为日用,沿门乞化是生涯,来去自由无挂碍,清风明月作邻家。

颂曰

神仙本是世人求,谁肯心头万事休,若悟自家真性命,清风明月共同游。

水龙吟

本自出家离尘世,更不贪人间华丽,蓬头垢面终朝独坐,内修活计,
古庙窑龛里,任教他红轮西坠,向无中认有,知白守黑,绵绵的默调息,
心上别无萦系,有腋袋拄仗相随,草鞋断精膁赤腿、羊皮遮体,
饥后巡门乞饱,来时唱哩哒啰哩,任旁人笑道呆痴,懒汉有谁人识。

学道心刚似铁,全然在自家猛烈,顿开利锁名缰,割断爱情尽舍,
万事无挂惹也,不住茅庵草舍,向市鄽中居止,端然守道,凭此用,过时月,
作个贫穷道者,任粗食不顾寒热,蓬头垢面终朝独坐,内修活业,
得遇明师诀,世人道,风狂来也。有些深远,幽微时节,教七歌怎生说。

颂曰

独上高山望八都,黑云散尽月轮孤,茫茫宇宙人无数,哪个男儿是丈夫。

解红

洞天深处道非远,咫尺人难悟。浮沉内景,须凭匠手功夫。专候晓来,
一点阳生通玄路;尽藏在,碧波深深处。任事主地雷响,震动山头雨,
渐浇灌,黄芽乍离土。婴儿采得携篮去,向真霞六阳鼎内烹煮。搬运转,
东西与南北,铺八卦九宫,要知宗祖。十干数内分左右,要显龙虎。
玄武后随朱雀,当先祥云布。曲江上,万神都来聚;夫与妇,癸母跨赤龙归洞府。
要寻觅丁公问,凭居阴阳会合三千数,指天地海山同寿坚固。

诗曰

黄河水转吕氏家,一壶天地老烟霞,无情白鹿调朱凤,有个乌龟缠赤蛇,
六月山头飞白雪,三冬水底长黄芽,这些道理人还会,陆地神仙乱似麻。

绿头鸭

话中常悟,南柯一梦黄粮。破繁华云龛,布素认宗泒。
返照回光,凭慧剑,劈开爱网;横藜杖,击碎尘寰。
那里相逢峨眉时,任韬光速奔华山忙,林泉隐,南辰与北斗,日月袖中藏。
朱颜久,天崩地塌,真性如常。舞袍袖,乾坤恨窄;但展手,天地平量;
醉陶陶,囊盛四海;笑忻忻,腹饮三钟。几度瑶池,龙华会上,诸仙珍席,
醉倒霞觞。玉皇御宴,无我不成班行,行重阳会,金莲七朵齐放神光。

颂曰

净皎皎圆明皓月,明朗朗水磨孤圆,绿湛湛碧潭现影,韵悠悠物外天仙,
滴溜溜拈出无有,活泼泼放下周全,转漉漉水晶盘中,赤洒洒一片青天。

颂曰

玉京山上一池水,四面八方不得底,若还认得把舟人,自然运入天宫里。






返回

此文由抱一根据道藏录、乐隐校